顾歧

偃师(003)

全职同人,架空

友情提示:本文纯属瞎扯淡,人物关系基本胡扯,ooc之严重难以想象




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无害美人其实也挺黑暗的叶修出了辰王府的大门就被苏沐橙一个箭步冲上来赏了一个“暴栗”。

叶修蒙了:“你打我干嘛?”

他震惊地看着一身粉色衣裙的苏沐橙,捂着被打的地方委屈万分。什么仇什么怨上来就打,尊老爱幼的良好习惯到哪儿去了?

苏沐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似的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打顺手了!”

啥?

叶修眨着眼看她,等解释。

“自入学起,先生就一直让我帮忙把逃学的学生捉回去。因为他们不听话,所以每次我都……咳!”苏沐橙简短说道。

叶修托着下巴沉思,时不时抬头深沉的看她一眼。

他正在思考,沐橙这是在夸他年轻还是损他不听话从谷里偷跑了出来。还有,沐秋要是知道他心目中温良贤淑的妹妹成了这副模样会是什么表情?

“不!我不信!”——很大可能是这种仿佛才知道已经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的反应。当然也有可能是这种反应——“她总要长大的,强势霸道总比软弱好欺强。”满脸欣慰。

叶修差点被自己的想象逗得差点笑岔气。

“行了,咱也别站在人家大门口聊了,去哪里坐一会儿?”在苏沐橙温柔的目光中叶修摆正了脸色,说道。

苏沐橙于是想了想:“去君山楼吧,离这儿近。”

君山楼?

听到这个名字,叶修的面皮抽了抽。

.

“话说三年前,魔教教主与武林盟主约战于琼山峰顶。两人之间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后。第三日,魔教教主忽然停手,说了一句话,转身飘然离去。而武林盟主竟是未加阻拦……”

君山楼里,一身青衣的说书人激动的青筋暴起却还是拼命控制着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

叶修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哈哈大笑:“老韩和沐秋看来是注定要流传千古了哈哈……”

苏沐橙一口茶喷了出去,“别乱说好不好?我哥如果知道你把他和别的男人的名字连在一起会生气的。”

话音刚落,叶修就转过头看她,面无表情地同她对视两秒,突然做了个鬼脸。

苏沐橙:……二百五!

“君山楼后院还有空房,你如果愿意可以去哪儿住,如果不愿意也可以去客栈。”苏沐橙收拾收拾心情,重新开口,想起什么便促狭一笑,“当然你也可以住到小周那里嘛……”

“……”叶修没了骨头似的攀着栏杆,闻言摇了摇头,“我有正事,不方便。”

苏沐橙便了然点头,不多说了。

底下的说书人已经转了话题,叶修半阖了眼,眼底一片平淡。

【熙华】心术(五)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端木熙脊背紧绷,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等了很久,他屏着呼吸等杨敬华开口,神情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

等到杨敬华没想出什么一二三便起身伸了个懒腰,结果无意中看到端木熙的表情时立刻被唬了一跳。

“端木……大人,你、你怎么了?”

端木熙被惊醒一样,视线在他脸上游走一圈,半垂下眼帘:“无事。”

他停了一下,又抬眼看向开始揉眼睛打哈欠的杨敬华:“以后不要叫大人,直呼我名即可。”

杨敬华困乏的脑子反应了会儿,咧开嘴笑的傻气:“好,好啊……端木~”

端木熙应了一声,见他实在睁不开眼,便轻声哄他回了房。

于是杨敬华就打着哈欠游魂似的飘回了房间,留下端木熙一个人独坐在院子里,滚着银色绣纹的白袍下摆摊在地上,几片落叶掉在上面。

他抬头望了眼天色,万里晴空,正是好时辰。

瞳孔瞬间深不见底。

果然……

“业川,去把书房里那个红色的小盒子拿来。”端木熙侧头吩咐一句,片刻后,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呈上一个颜色鲜红的盒子,行礼后便退下了。

端木熙拿起盒子,没有多加犹疑,折身去了杨敬华的房间。

到了里间便看见某人四仰八叉的睡姿。被子只在肚上盖了一角,双腿耷拉在床沿上,底下的鞋子也是摆的乱七八糟。

端木熙叹气,将人收拾的睡好,才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却是条红绳,上面还系了几个小铃铛。

他握着杨敬华的手腕,悉心给人戴好红绳。迟疑一下,就握着那只腕子坐在床边不动了。

瘦了。

端木熙盯着熟睡的人看久了,心底冒出两个字。

要好好养。

他暗暗下定决心。

手指搭在腕上开始诊脉,半晌呼吸突然急促。

太弱了。

杨敬华的呼吸脉搏都太弱了,几乎同死人没什么分别。好像一晃眼,他就会没了。

端木熙惶恐地想抓紧手里冰凉的腕子,又怕扰了这人清梦,惹了不喜。手指屈伸几下,还是像原先一样虚虚地握着了。

谁会想到万人之上受尽尊崇的端木大人也会有这样患得患失的时候。

所以说人就是不识好歹,失去过才会长记性。

不是有句话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么?同这个道理或许是差不多的。

·

杨敬华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做了些稀奇古怪的梦,最后生生被吓醒了。

看了眼天色,夜幕深沉。

时间正好。

他支起上半身正要下床,却不防腰间一软,整个人连被子一起滚到了地上。

何等神奇的操作。

杨敬华愣了几秒,迷糊的脑袋清醒一些,脸黑成了锅底。

趁没人看到赶紧爬了起来,期间手腕上的铃铛不停晃动着,竟是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而杨敬华也像没看到一样,迅速穿好衣服冲出了门。

“你去哪儿?”正当他已成功到达庄园大门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

杨敬华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一手执着绘有缠枝青莲纸灯一手笼在袖里的端木熙,尴尬的笑了笑。

想他白日里为了今晚特意“养精蓄锐”,却没想到……

“若我没记错,今夜可是集会?”

端木熙挑高了尾音,见杨敬华一脸的可怜兮兮,差点没绷住。

杨敬华视死如归地点头。他原先在护国公府一年难得出几次门,只有集会或是过节时才能偷偷溜出去玩……养成习惯了。

“我与你同去。”端木熙上前牵起他的一只手,又接上还没说完的话,“否则就别出去了。”

杨敬华张开的嘴闭上了,他笑着点头,表示自己非常赞同。

这国师真欠揍……

tbc

【熙华】心术(四)

注意事项:

⒈这篇里面不会写神龙章轩和神龙一族,谁让我穷呢╮(︶﹏︶)╭漫画关于章轩的没看多少,万一ooc严重了……算了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⒉如果对文中描写有不解之处请在评论里提出,欢迎指出bugヽ( ̄ω ̄( ̄ω ̄〃)ゝ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宣影司的人没有逗留多久就走了。杨敬华穿好衣服下楼时端木熙正从会客厅出来,眸子里还带着尚未褪去的冷意,见到杨敬华下来才收敛起。

“饿了吧,我叫业川带你……”

“不是不是。”杨敬华连忙摆手否认,又深呼吸几次,蹭到了他面前,嗫嚅道:“……谢谢你……救我一命……嗯,以后若是有用得到的地方尽管吩咐,定当全力以赴!”

端木熙看得有趣,眉眼弯弯,“好啊。”

“只是恐怕得等很长时间,等定国公一事的风波过去后你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了。”转念一想,他又惋惜道。

杨敬华虽然不知道他惋惜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顾虑提出解决办法。“不需要的。以前我出门时公子都让我戴人皮面具或是面纱之类的挡住脸,这京城里没多少人见过我的真面目。所以不必担心。”

“……”端木熙很明显的沉默一会儿,才略显艰难道,“他让你戴你就戴?!”

就说派出来的人怎么找不到他!

杨敬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觑见他发黑的脸嘴角抽了抽:“公子说是为我好。”

这位国师很八卦啊,难怪公子说传说不可信。

“……”端木熙默然,还是这么好骗。

“而且只是戴人皮面具而已,有几次我还穿过女装呢,没事。”

女……装……

端木熙觉得自己有点头疼,太阳穴突突的跳,几乎炸裂。

不能再聊这个话题了,他怕自己动手揍这个随随便便就相信别人的家伙。

“啊对了,那位端木落月——是这名吧好像,说他休息去了,不要去打扰他。”

端木熙两指按在眉心叹了口气,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

端木熙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杨敬华得出这么个结论。

真的很温柔,他是杨敬华见过的除了公子以外最温柔的人了。

“你说的公子似乎不是护国公之子。”又一天,端木熙听杨敬华夸他时忍不住问道。原先他只是有点奇怪,可听杨敬华说的次数多了,便觉得哪里不对。护国公之子陆垩脾气暴躁是京城里人所周知的事情,怎么可能像杨敬华说的那样温柔?

杨敬华卡了一下:“这……这不重要!”

“很重要。”

端木熙冷着脸。“公子”在大陆上一般是死士、暗卫、奴仆等人用来称呼自己的主人的,这个家伙到底明不明白啊?!

杨敬华下意识地顶嘴:“反正不能告诉你。”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要糟,偷偷撩起眼皮看了眼端木熙,咦,脸好黑。

哪知端木熙却没有发作,看了他一眼,弧形优美的唇微启,吐出一串他根本听不懂的话:

“我走过万里山河,眼里纳过风雨飘摇。

最后我看见落日,余晖像流淌的血液。

神灵判处了我的罪,无人来救赎我。

我的胸口成了空洞,身体在消亡。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杨敬华:……听不懂。

他要不要做个表情附和一下?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后杨敬华立刻在脑海里呸了几声,他这是傻了么,居然会想这种事?

说起来,他最近确实二了不少。

杨敬华托着下巴沉思,没有注意到端木熙眼里慢慢燃起的希望。

tbc

顾昀生日快乐!

不知道赶上没有,但我仍然想对你说一声:

顾昀,生日快乐!

【炎尘】不渝(十三)

◎私设多,bug多,巨ooc

◎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俗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在各种因素下,药尘加入了主角的团队。

系统提示:您的死亡flag已经高高挂起

药尘几乎听到耳边响起如上话语,险些给秦裳他们当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泪奔。

由于没有发现什么地宫,被驴了的主角团队整体气压低了几倍。

“不应该啊,星陨阁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秦湖很郁闷,相当烦躁的反复拔剑、插回去,拔剑、插回去……

看的药尘险些睡过去。

“啊——”

突然一声尖叫把他吓了一激灵。

药尘端正了身体看去,是秦裳,脸色苍白,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嘴里翻来覆去的喃喃:“人皮,人皮,人皮……是人皮!”

人皮?

药尘反应过来只觉得胃里翻涌。

安逸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忘了,剧情仍然在进行。

听到秦裳的话,云霁和展晓便去她跑来的地方察看,不多时,都是阴沉着脸回来,嘴唇泛白。

“……是人皮。”云霁慢慢开口,眼里浮现出一抹恐慌,甚至有一丝惧怕,“而且是,新鲜的,相当完整的……”

他干巴巴的叙述着,却依旧让药尘想到了那该是怎样可怖的画面。

秦裳又发出一声尖叫。

展晓早就跑到一边吐了。

秦湖的脸铁青一片。

“旁边是人的骨骼,经脉,内脏……分别堆成了一堆……”

“还有……”

“够了!”药尘终于忍不住打断,“别说了!”

——当初书页上轻飘飘的几行字。如今真的发生,却是令他肝胆俱裂。

——那些都是切实活着的人。可现在,都死了。而且死状凄惨。

tbc

PS:匆匆赶了点,希望……算了,不求喜欢,只求看的开心就好

【熙华】心术(三)

注意事项:

⒈这篇里面不会写神龙章轩和神龙一族,谁让我穷呢╮(︶﹏︶)╭漫画关于章轩的没看多少,万一ooc严重了……算了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⒉如果对文中描写有不解之处请在评论里提出,欢迎指出bugヽ( ̄ω ̄( ̄ω ̄〃)ゝ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本想等到杨敬华慢慢稳定情绪,然后好好安顿他,却不想他哭着哭着竟然睡着了。端木熙叹了一声,在健仆的帮助下轻手轻脚地把杨敬华顺利抱下了车。

“……不过是两年而已。”将杨敬华放到床上后,端木熙没有离开。他伸手抚过杨敬华通红的眼眶,动作很轻,像对待一触即破的泡沫一样。他拧着眉头疑惑不解,“为什么会这样伤心?”

他能查到和收集到的所有资料信息都表明杨敬华不过是在护国公府住了两年。只是两年而已。为什么杨敬华会因为他们的死如此伤心?

难道有没查到的地方?

端木熙倏地挑眉,虽仍是不解,唇角轻勾却是笑了。

这种事他再怎么想都没有答案,还是得正主解答。

收回手,端木熙起身振袖。他该去休息了,近来他太忙了。

·

杨敬华是被耳边持续不断的呼唤吵醒的。他睁开眼,当即被飘在床头的某人吓了一跳。

“鬼啊——”

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

确实是鬼但一直撑死不肯承认的端木落月:……杨敬华,你行!

他勉强拉回自己在发飙的边缘徘徊的理智,笑的灿烂了些。削薄的唇在苍白肤色的映衬下愈发嫣红。

……更吓人了。

杨敬华缩在床角捏着被角瑟瑟发抖。

“吵什么?!”端木熙穿着里衣推门而入,面色不善。看见杨敬华的怂状后他扶额狠狠磨了磨牙:“端木落月!”

“不关吾的事。”端木落月离杨敬华远了些,一摊手,颇为无辜。

端木熙很头疼:“你好好待在落月剑里睡觉不行吗?非要出来吓他。”

说着他走到床边正准备安慰一下受惊不小的杨敬华,就见对方蹙了眉头,锤了锤脑袋,突然伸手指向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飘着的端木落月:“我见过你。”

当下里所有的话都没了。

端木落月唰地看向端木熙,刚想解释一下自己没有要撬他墙角的意思。就见端木熙僵硬地站在床边,抓着纱帐的手指指节泛青,脸也是黑成一片。

呦呵,这反应……还有他不知道的事啊。

于是他开始踏踏实实“看”戏。

“真的。”杨敬华认真道,“刚才是我被吓到了没想到。我真的见过你。”

他又委屈道:“可我不记得在哪儿见过了。”

端木落月觉得周围的空气好像更冷了。

幸好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少主,宣影司的人来了。”健仆古板的声音响起。

杨敬华瞬间握紧了拳头。

宣影司,是周国的刑讯部门←其实七国的刑讯部门都叫这个名字,让人怀疑是不是还有一个总部

据言护国公一案从始至终都由宣影司的人负责,在很早之前。

银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烦躁,端木熙闭上眼深呼吸,才压下心中的不耐:“知道了,下去吧。”

脚步声远了,端木熙也转身离开。

“你想去么?去看看他和那些人聊些什么。”杨敬华沉思的功夫,端木落月又凑近诱哄道,“想的话吾可以帮你。”

然后他收到了杨敬华的表示奇怪的眼神:“不说我和他刚认识,便是再亲密的人,也不能做出偷听这种事啊。”

刚认识?

端木落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托着下巴开始沉思。慢慢的他挑起了唇,笑声艰涩。

tbc

【占tag致歉】一个小声明

抱歉占了tag

算我自作自受吧。

《【灵契】心术》在晋江文学城会继续更的,因为还是有人愿意看的(-ι_- )

没啥意思,就是怕有人误会


还有就是我打算把自己在另一个软件上写的一篇熙华文腾过来,名字叫《轮回局》,会有改动。

就这些=_=

【熙华】心术(二)

注意事项:

⒈这篇里面不会写神龙章轩和神龙一族,谁让我穷呢╮(︶﹏︶)╭漫画关于章轩的没看多少,万一ooc严重了……算了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⒉如果对文中描写有不解之处请在评论里提出,欢迎指出bugヽ( ̄ω ̄( ̄ω ̄〃)ゝ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看着杨敬华眼里的惊疑不定,白发美人顿了一下,面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却是坚持没有改变想法。

“我名端木熙。”他朝杨敬华伸出手,见他迟迟没有动静便略微起身坐到了离杨敬华稍近些的地方,牵住了杨敬华的手。

端木熙?

杨敬华在尝试抽出自己的手的同时思考了一下,猛然间身形一僵,后背生了一层汗。

那个传说行踪难觅的国师?

琼音大陆有七国三宗两家,凌驾这之上的是两位国师。端木熙是其中之一,另一个人却始终没有任何信息透露出来。

当初有人花重金求另一位国师的姓名,别的丝毫未敢提及,结果依旧令人失望。

而端木熙虽然不及那位神秘,也仍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见他不亚于登天。

据传之所以他们有“国师”这么个称呼,也是为了大陆安宁。因为在有限的史料记载中,其中一个人一定是端木家的嫡系子弟。

端木家,上文的两家之一。排在七国三宗之前,可想而知端木家影响力有多大。如果端木家的嫡系对哪一国或者哪一宗表示出亲近,无论本意为何,大陆表面维持的和平终将会破碎。

简直造孽!

杨敬华最初听到这些时惊呆了好么,这是种什么样的存在啊?!

……他会说他当时脑子里蹦出的是一只老虎对一群小动物冷眼相待的画面吗?

这其中曲折也忒有趣了。

马车开始移动,杨敬华的身子摇晃了一下,走神间被端木熙引着乖乖坐下。

回过神他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然后看着端木熙迟疑道:“你真的……真的是那位国师?”

“别怕,弄不脏。”端木熙只是温声道,然后笑笑,“不敢欺骗。”

他见到活人了……

杨敬华嘀咕了两句,又撩起眼皮偷偷看端木熙。见他始终笑意温和,便壮起胆子问道:“奴,不是……我想问下护国公的事,您能否告知?”他咽口唾沫,目露期盼。

端木熙笑意一滞,藏在袖里的手指微微抽动。他似乎不怎么想告诉杨敬华。过了半晌,才平淡无波地说道。

“三天前,护国公全族被诛,尸首全数被扔到城外乱葬岗。”

……

马车停在了一座清幽的庄园处,健仆从车上跃下,搬下脚凳。正要撩开车帘时,沉稳的男声从里面传出:“勿动。”行路时便隐约露出的哭声更大了些。

健仆未表奇怪,只是守在车旁寸步不离。

车内,杨敬华抱膝蜷缩在角落,终于放开了声音大哭。

端木熙坐在一侧看着他,眸色沉沉。

tbc

【熙华】心术(一)

这篇文首发是在晋江(就发了一章),发完我就后悔了-_-#以后还是就在lofter和贴吧混吧,晋江目前够不着(T_T)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杨敬华靠在墙边,看着窗外的一小块天空,向来没心没肺的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因为涉入护国公谋逆一案锒铛入狱,至今虽然没有下来对他的任何处理,但多半,是活不成了。

“好不甘心……”

杨敬华抱住膝盖,把脸埋在臂弯里,低声道。

他与护国公勉强称得上是忘年之交,也算了解对方。谋逆一事,绝对不是护国公会做的事,定然是有人污蔑。可这次被牵扯进来的人几乎涉及三分之一的朝臣贵族,谁会这么狠?

他想不明白,也懒得想。当务之急是活下去,否则再怎么折腾都是白搭。

“他。”简洁有力的一个字,落地有声一般,乍然响在耳畔。

杨敬华抬起头,只看见一个背影,白发及腰,白底蓝纹的华美长袍裹着修长高挑的身躯。他挠了挠头,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词:美人!

狱卒的声音很快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大人看中了你,还不快出来!”

大人?

看中了我?!

杨敬华愣了一下,本朝确实有将犯人充作奴役然后贩卖到别国或是留府的惯例,但像他这种涉及谋反的鲜少有人挑,无他,没有人愿意平白惹了一身骚。

可现在,居然有人挑中了他?!

他的命居然保住了?!

惊喜过后,便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命保住了又能怎样?查明真相?谁会帮他。

杨敬华苦笑一声,果然性命无忧后人就会想多,连以后都有空考虑了。

他扶着墙站起,长及膝的墨蓝发丝如流水般倾泻,狱中艰苦,仍是顺滑如丝绸。有一缕残阳余光透窗照在其上,隐隐可见微光。

同样墨蓝的瞳孔里刻意收敛了以前的意气,竟显得冰冷漠然。

少年身形初定,面容昳丽,虽沾了尘土,亦不损半分。

狱卒瞧着暗地里便摇头,要不是有人相护,长这么张脸,早有不知多少达官贵人伸手要人了。涉及谋逆?统统是空话!侯门望族的龌龊事谁不知道,都心里门清不宣之口而已。

杨敬华随狱卒七拐八绕地出了天牢,外面正停着一辆马车,青帷遮住了内里景况,车门两角处分别高挂着绢灯,灯身上绘了缠枝青莲,影影绰绰的晃了眼。

瞧着不像寻常官家……杨敬华的步子放的慢了些,竟生出些踌躇之意。

守在车外的健仆取下脚凳,神色恭敬却不容违背地引着杨敬华上了马车,然后扔给狱卒一袋珍珠,低声嘱咐了几句。眼底从始至终都是平淡无波,只是目光看向杨敬华时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车内,杨敬华看着坐在一侧安静翻阅书册的人错愕地睁大了眼。

白发美人抬眼,银灰色的瞳孔里清凌凌一片。修长的手指划过书脊,合上了书。

“过来坐。”同杨敬华清冽的嗓音不同,他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却又颇为通透,两相结合特别之至。

杨敬华艰难回过神摇了摇头:“奴在这里就好。”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位大人如今算是买了他,是充作奴役还是当成货物进行交易都在这人的一念之间,所以要努力刷好感度。即使好感度上不去也没关系,恶感度不上去也行。

白发美人眼神微沉,声音也压低许多,带了点哀伤:“勿要称‘奴’。”

tbc

记梗

看鬼故事时莫名其妙的有了这个脑洞,自认为是绝对的邪教。



CP:林殊×梅长苏





具体(也没多具体):没有发生过梅岭一役,林家没有出事。林殊和梅长苏是两个人,梅长苏受萧景睿的邀请去金陵养病(真养病,私设他从小身体不好,不是火寒毒),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会有夺嫡之争,但整体基调欢乐向,最后应该还是靖王登基——有林殊加上梅长苏再加上静妃,登不上那个位置也是怪了……





这个丧病的脑洞挺大的,但是忍不住想开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