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一)

呃,我又来祸害炎尘了咳咳……

◎私设多,bug多,巨ooc

◎刚看漫画时就被可爱的师尊圈粉了,艾玛,又美又萌

简直迷死个人(*/∇\*)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仍然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药尘是一名写手大大,虽然写的文大多是常见的那种升级流爽文,但胜在文笔好,颇负名声。又因为他日日更新且不间断,粉丝和编辑都视他如珍宝,嗷嗷跪舔有木有!

——尤其在他还有颜值的情况下。

宛如红玉的亮丽双眸,挺直的鼻梁,形状姣好的樱色薄唇,及腰的白发,一身白色休闲装越发称的他腰细腿长,皮肤白嫩光滑,扔在雪地里都不一定能找到人。

——不怪粉丝嗷嗷叫着要睡他。

旁的不说,就说每次的读者见面会,别的写手不到中午就搞定了一切,偏他结束了还被读者围在中间,求救无门。连编辑都是帮凶,向谁求救?

药尘心里苦,欺负人身娇体软吗?!

他叫喊了两句,希望能让这些粉丝收敛一下。

然后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脸。

药尘顿时炸了,这怎么还带猥亵的!于是他爆发了,将一群粉丝狠批了一顿,不高兴的走了。反正他名也签完了,再说本来就到了吃饭的点了,他早饿了。

他完全不知道他走后有一个女粉幽幽的说了一句话:“woc,尘大生气的样子好美,好想睡他……”

她估计是想说另一个字,出于富强民主和谐到底换了个字眼。

众粉纷纷点头。

一旁的编辑灵木险些笑疯。

当天回去就给药尘发了个长达十分钟的语音,全是辣耳朵的笑声,恍如魔音灌耳。

药尘:mmp,怎么不笑死你!

他黑着脸,纤长的手指扣着键盘,磨牙霍霍。

突然,屏幕右下角的一个图标闪了闪。药尘揉了揉脸,好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凶恶(本来就不凶),点开。

“大大,为什么《帝尊》里的那个反派要死啊?”

他诧异地扬眉,是个新粉?几乎所有看过《帝尊》的人都问过他这个问题,药尘也都统一在粉丝群里做了回答:因为他是个怪物,因为世道难容。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照旧如此回答。

“怪物?仅仅是因为他是半妖?”对方似乎难以理解。

药尘卡了一下,他想了想,慢慢打出一段话:“《帝尊》的世界里半妖最是低贱,更何况近千年未出现过半妖,人们对半妖的认识已经缺失了,所以才说他是怪物。不过我倒蛮喜欢半妖的,然而当时顺着大纲写下去,他不死不行啊。”

“……”对方发了一串省略号,倒是没有再问下去。

药尘发了个“再见”就关闭了聊天界面,起身泡了杯茶后又瘫回椅子上,看着杯中升起的水雾,思绪慢慢飘远了。

《帝尊》是药尘早年的作品,主角一贯受磨难后苦尽甘来,一路顺风顺水打怪升级,但是绝对不花心、不开后宫,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和女主甜甜蜜蜜。

——也是难得。

而刚才那名新粉说的反派是《帝尊》里的最大反派,一个半妖。对,就是拿来和主角做对比的。主角受尽磨难,依旧阳光开朗,反派却是黑成渣渣;主角有红颜知己相伴,反派虽有床伴却单身到底;主角运气好到爆,反派幸运值负到不敢置信……

艾玛,好惨!

药尘捂脸,不成,不能再想了,会愧疚死的。

他喝了口茶,压下心底腾升的莫名愧疚感,打开了文档开始码字。

“哒哒哒……”屋里只剩下有规律的键盘敲击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下电脑屏幕发出的幽幽的光芒。

药尘伸了个懒腰,看着码好的几章,满意的眯起了红眸。

果然码字最开心了~

他把其中的两章发给灵木,起身进了浴室,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出来后就直接关了电脑,倒在了床上。

谁说写手就一定得熬夜了,哼╯^╰

然后第二天醒来他就后悔了。

药尘:……我后悔,我昨天晚上就应该熬夜的,怎么能因为困就睡觉呢!

药尘看着自己所在的石室一脸蒙圈,虽说有无数先烈穿越过,但药尘从未想过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呃,那些先烈估计也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穿越。

他愣了一会儿,托着下巴开始猜测自己穿到了哪里。不得不说写手的心理素质绝对没话说,这么快就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他想啊想,没猜出来。哦豁,药丸!

药尘呆滞了。

正在他石化时,石室门开了,一个玄衣少年走了进来,张口就唤:“师尊……”

药尘抬眼,心道少年你谁啊?能否自报家门?多谢合作,感激不尽。

他沉默着,迟迟不开口,少年很明显的有些紧张。

“师尊,陆掌门请您去清思峰,说有事相商。”

少年面上紧张,声音却是一点不打颤,三下五除二便说清楚了事情。

清思峰?

药尘歪着头想了想,耳熟。

他刚准备从石床下去,却不料盘膝时间过长双腿发麻,脚下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

结结实实,没有作假。

药尘欲哭无泪,他思考时喜欢盘腿,以往时间长了腿麻就慢慢按摩揉捏舒缓,可现下……他抬眼看了看疑似自己徒弟的少年,更想哭了。

#穿越第一天就在徒弟面前丢脸了怎么破(。ŏ_ŏ)在线等,急#

药尘已经想好自己如果发帖求助的话题目该是什么了。

“……师尊?”少年呆了一下,迟疑道。

少年你可以不说话吗?

药尘撑着石床站起,强忍着不适对少年道:“走吧。”抬脚率先走出石室。不行了,腿好麻……

他全然没注意到身后的玄衣少年看着他的背影眯起了眼,墨色的眸里严寒一片,倏地又如春风化雨尽数成了温柔。

少年急走两步追上他,笑容温良:“师尊若身体不适不如让徒儿搀扶……”

药尘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就等你这句话了!

他一点也不顾及对方的小身板,毅然决然的整个人瘫在了少年身上,仍由少年带他走。

tbc

#论没网的悲催。﹏。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