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二)

◎私设多,bug多,巨ooc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被玄衣少年一路搀扶到一个富丽堂皇的大殿内,药尘才直起身子,笑着道谢,丝毫没有压榨童工的罪恶感。

少年听到他的道谢愣了一下,墨眸里光华涌动,他笑道:“这不过是徒儿应尽之责,师尊为什么要谢啊?”

emmmmm……

他要怎么说?

药尘觉得自己继续保持微笑就好了。

殿里早就站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此时正颔首向药尘问好。

药尘继续微笑,然心里却是阴郁极了。

话说这年头的穿越都不带记忆的吗?!要不要这么虐!

心里暗暗吐槽时,青年接下来的话让他霍然一震。

“下月初五各门各派将会在临江城汇合,共商飞云秘境之事,尊者是否有兴趣同我派长老弟子一起前去?”

药尘笑的愈发颠倒众生:“……自是去看个热闹。”

他就说静思峰这破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这不是他自己写的那本《帝尊》里的么!

而且临江城,飞云秘境,呵呵哒

这剧情都走了一半多了……

药尘超常的记忆力让他轻易回想了围绕这些发展开的剧情,这一想不要紧,顿时让他头皮发麻。

原著里,反派在飞云秘境可是大开杀戒。剥皮削骨、凌迟剖心……怎么残忍怎么来。进了秘境的人除了主角几乎没有幸存者。

——说是几乎,是因为他后来杀烦了,把人打成重伤,譬如经脉尽断、根骨尽毁什么的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了。

药尘简直一脸血,他当初为什么要写的这么凶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还有,那几章发出去居然没禁也是奇怪啊,他可是非常详尽的描述了那些血腥场景的。咳,太十八禁的没写。而且听陆掌门的意思,自己恐怕也得跟着去那个破秘境……还能不能好了!

药尘现在只恨自己当初写时怎么就没给那破秘境来个设定“外乡人不得入内”呢!

“师尊?”细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药尘倏地回神,顶着陆掌门疑惑的视线,没忍住傻笑了两声。

和陆掌门又瞎扯了一阵,药尘才捧着一颗玻璃心离开了大殿回到了那个简陋的石室。

坐在石床上烦躁的拽着长发借此发泄自己的不良情绪,拽着拽着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极其温柔的嗓音:“师尊这是做什么?若有烦心事不妨说出来让徒儿去处理……”

说话时手的主人用温柔的动作梳理着药尘凌乱的发型,药尘后知后觉:哪来的梳子?

他侧头诧异地盯着垂眸用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着他的少年,暗暗琢磨:梳子都有了,也不差个镜子吧?于是他开口让少年给他拿了面镜子。

少年愣了一下,从手上戴的一个银戒中取出一面装饰的甚合药尘胃口的镜子,获得了药尘的一个赞扬眼神。

药尘拿着镜子,没看,只是歪了头对少年说:“你出去吧,我这儿没事了。”

“是。”少年嘴角挂笑,慢慢退出了石室。等退出了室门,少年脸上的温柔尽皆消退,眸子里含了些似笑非笑。

他瞥了眼石室,掸了掸衣上的灰,抬眼间便又成了那个温柔的少年。

师尊,你可千万要看认真、看仔细了……

想起那人的白发赤眸,少年古怪的笑了笑,负手而去。

石室里。

看着少年的背影消失不见,药尘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看向镜中。

……咦?这,不就是他的那张帅脸吗!

药尘惊喜地上手摸了摸他白皙的脸。先前他看见白发,以为这具身体也和他一样都是白发呢!没想到他整个人都穿越过来了!

……

怪不得没有记忆摔!

然后药尘的惊喜脸顿时变成了卧槽。他光想着这是自己的身体,却没想到这该是正常人的发色和眼睛吗!这不妥妥的妖怪!

嗯……

其实妖怪也行啊,总比半妖强多了。

那个陆掌门也确实是胆大啊,看见他时居然没有喊抓妖,说好的人妖不两立呢!

算了,纠结这些做什么,提心吊胆了半天,还是休息休息吧。

药尘把镜子扔到一边,打了个哈欠缩在一角迅速进入了睡眠。

半个时辰后,少年挟风而入,看到熟睡的药尘一挑眉,拽过石室角落里的石凳,坐在了床边。

目光从被药尘随手扔在一边的镜子上掠过,最后停在了药尘的脸上。

“师尊怎么皱眉了?”少年忽然轻声道,眉头也微微蹙起。他面色阴郁地执起药尘搭在颊边的手,低头用唇蹭着冰冷的手背,像是安抚。“是因为担心别人说你是妖怪吗?”

可是不够,只是说是妖怪而已,那还远远不够啊师尊……

“……睡吧,没事的。”

少年轻轻的吻上药尘的额头,一如既往的温柔。

tbc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