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三)

◎私设多,bug多,巨ooc

◎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我想和您打个赌……”

煌煌大殿中到处悬挂着轻薄的云纱,随着清风的吹拂悠悠曳动,跳跃的烛火将物体勾勒出宛转的弧度,无一不充满了诱惑意味。

“赌一下我能不能让您爱上我,您敢吗?”

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从殿门处逐渐接近,药尘一脸懵逼地坐在重重纱幕后,思考着几个人生哲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嗯?为什么不说话呢?……这是我想了很长时间才勉强打算实行的……”

声音的主人已经同药尘只隔了一重云纱,此时正要掀起那重纱幕,药尘不禁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跳瞬间飚到了最快。

“师尊!师尊!……”

清朗的声音锲而不舍地回响在耳边,药尘猛地睁开眼,呼吸急促,额上也是冷汗直冒。

他有些愣神的侧头看向面色焦急的少年,大脑指令落后了一拍,已然开口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少年细密的眼睫狠狠一颤,他皱眉看进药尘的眼,忽而又敛目,乖顺回答,“我是萧炎,是师尊唯一的徒弟啊。至于……师尊以往早早便起来修行,今日已过了时辰师尊还是没有出现,所以徒儿才斗胆进来石室。”

不知是不是药尘的错觉,他总觉得萧炎在“唯一”上加了重音,似乎在强调什么。

迷糊的大脑慢慢反应了过来,药尘大脑里风卷残云一样跑过了一群草泥马,他默默想了想,这个萧炎要是问为什么问他是谁怎么办?……不如就当自己在说梦话吧,嗯,就这么定了!

打定主意,药尘面不改色的坐起,翻身下床低头整理自己有些散乱的衣襟。

萧炎适时递上柔软的面巾,等药尘接过并净面后又双手接过,行为举止恭谨有礼,诠释了好徒弟到底应该怎么服侍自家师尊洗漱。

说起来《帝尊》不是修仙文吗?为什么还要实打实的洗漱而不用术法呢?

药尘再一次陷入了深思。

“师尊?”萧炎见药尘站在那儿不动,不由歪头好奇喊道。

“呃额……没事没事。”药尘回神胡乱答到,然后他才异常迟缓的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不会修行啊!!!

哦豁!

药尘深深地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这具身体是他自己的,一个现代人体内根本没有什么灵力,所以他现在就是个凡人。哦,脸上要是淡定点的话没准会被视为深藏不露。

就连灵根都不知道有没有,而且就算有……有也来不及了!听陆掌门的话,他铁定得进那个秘境,到时候……哭都没处哭T﹏T

药尘抑郁了。

说好的穿越者虎躯一震,光环全开,美人财宝滚滚来呢!他怎么只看见前途一片黑暗呢!

萧炎好笑的看着顶着一副好皮相却状如二傻的师尊,眸子里添了三分笑意,嘴角的弧度也深了些。

“师尊可是遇上了疑难?”萧炎上前两步,唇角带笑,翩翩少年端的是一派温润。他直直的看进药尘的眼中,吐出的话语仿佛靡靡魔音带着引诱,“说出来,徒儿一定会为您解决。”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