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四)

◎私设多,bug多,巨ooc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药尘没有注意萧炎带有引诱的话,满心满眼都充满了自己写的那本《帝尊》里关于反派的所有设定,试图找出一点破绽,自己也好找到应对的法子,保住一条小命。

炎帝——是的,他当初偷懒连名字都没给人家取,直接写了称号,就连反派经历过的那些坎坷不平也都几乎一笔带过——长相俊美,性格多变,极品火灵根,极擅炼丹,手段叵测,修为高深。

emmm……主角怎么弄死的他来着?

药尘敲了敲脑袋,眉头拧成了疙瘩。奇怪,怎么不记得了?

“师尊?”萧炎挑眉,伸手包住药尘敲脑袋的那只手,面不改色地摸了摸,然后面不改色地把那只手拉了下来。

药尘呆呆地看向萧炎,没能想起反派的弱点是什么让他心里有点烦,毕竟事关性命不是。他顺理成章地忽略了萧炎刚刚近乎调戏的动作,强自耐着脾气:“什么事?”

然后他对上萧炎的眼,想起了萧炎说的话。

呵呵哒

无事献殷勤?

药尘的目光像X光机似的将萧炎来来回回的扫了几遍,最后他一扭头,“不用了。”

萧炎的瞳孔唰的冷了下去,极深的寒意从眼底喷涌而出,又被强行困在眼眶里,瞳仁的颜色愈发深了。

他满含惆怅地出声,有些失魂落魄:“师尊,是徒儿做错什么了么?”药尘一怔,转头正好对上萧炎的眼,那眼里掺杂着百种情绪、万种语言,都汇成了委屈和期盼,刺得药尘眼疼。于是药尘愣了愣,抿唇再度扭头看向了另一边。

“师尊,若徒儿做错了,您说出来好不好?徒儿一定会改的!……”

萧炎的声音低低地,甚至带上了啜泣音。只是他的眼里,哪有什么委屈和期盼,那里面含着轻快的笑意,似乎他的心情愉悦无比。

萧炎就这样精神分裂一样的求了片刻,药尘终于又转过头,一脸无辜:“你没做错什么啊,我心情不好而已。”

萧炎顿了一下,眼里的笑意一下子浓厚起来,他用极缠绵的声音道:“那就好。”

药尘心里猛地一跳,寒毛直竖。

那日后过了三四天,因为药尘的誓死不出石室,所以很多事都需要萧炎去处理。

于是乎,有人挑事儿了。

这天傍晚,萧炎从静思峰下来,看了眼天色,唇角微抿,很是不悦的模样。

居然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他匆匆的往石室赶,不禁暗自懊恼:下次绝对不能让他们耽误这么长时间,药尘一个人待在石室多难受……他心里责怪着自己,脚下一点功夫都没耽误,步履生风——宗门内不许擅自使用术法,各峰往来都是乘坐类似仙鹤那样的飞行灵兽。他和药尘都没有。

就在这时,被人拦住了。

拦住他的是一群十七八九岁的青年,长得都不差,只是表情有些诡异。

为首的青年清了清嗓子,刻意装着温润友好的样子,说:“这位,便是药尊者的弟子,萧炎萧师兄吧……”

萧炎眯起眼,打量着这群人,不说话。

“在下与几位挚友久慕尊者风姿,不知萧师兄能否……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青年说完,递过一个储物戒。

萧炎一愣,随即笑了。

真是不可饶恕啊,居然敢肖想他的师尊!

他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下衣服,也没有接过储物戒,淡淡的笑道:“不必如此,师尊想必见到你们也很高兴。毕竟,你们可是他的恋慕者。”

几个人迭声道不敢不敢,但眼里却露出了赤裸的想法。

“跟我来吧。”萧炎转身,已是眉目含煞。

他轻轻舔了舔唇,想:这次可不能怨我,是他们自找的!而且他的师尊,怎么可以被这群人看到……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