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五)

◎私设多,bug多,巨ooc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时间很快到了该出发去临江城的时候,药尘再怎么不情愿也只好从石室里出来面对别人,他在那里纠结时萧炎就站在一边盯着他笑。

傻乎乎的。

药尘心里想着,嘴角一勾,傻点也好。

他现在穿着萧炎拿出的一件黑色的斗篷,厚重的兜帽挡住了别人的视线,也遮住了他异于他人的特征。

药尘表示越和萧炎待越觉得这个徒弟好的不得了。

不过这样的打扮也招来了不少人狐疑的目光和故意滋事,也闹了不少笑话。就像现在——

“大师兄你快看,这个人他为什么穿斗篷啊?他不热吗?”粉衣姑娘拽了拽身旁男子的袖子,瞧着药尘满脸惊奇。

男子头也没抬:“吃你的,管你什么事!”他顿了一下,咽下嘴里的饭菜,说:“没准只是装神秘。”

“呃……”药尘扒饭的手顿在半空尴尬非常,羞恼从颊边蔓延至耳后,直直地落入他对面萧炎的眼里。

萧炎低低地笑,眉眼间的愉悦几乎溢了出来。

他手下不停地给药尘夹菜,细声细语的好似一个小媳妇:“师尊慢点吃,还有呢。”

化悲愤为食欲的某人:……孽徒!!!

因为药尘的原因,他和萧炎被大部队远远的丢在了后面,所幸一个乐的不去一个在师尊面前言听计从,两个人就一边慢悠悠地走一边玩的不亦乐乎。

萧炎还是和之前一样,跟在药尘身边鞍前马后,比照顾自己还精心地照顾药尘。说实话,药尘都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徒儿只是想趁自己在时好好伺候师尊。”萧炎在药尘提出不用这么照顾他后黯然道,“这也不行吗?”

呃,药尘写书的时候设定了一个很是强硬的规则:在这个世界,徒弟在到了一定年龄后必须离开师门闯荡,百十来年后回来也行,不回来也行,死在外面也没人收尸的那种。

……这个设定是不是把他自己给坑了?

药尘没得出结论,这边萧炎缠的更紧了,迭声唤着师尊,尾音在空气里拐了好几个弯,激的药尘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行行行,你爱怎么伺候怎么伺候,随便你!行了吧。药尘默默抹汗,徒弟太会辩论也是个问题。

这个斗篷就是萧炎不知打哪儿翻出来的,药尘正好要用就不客气地穿在了身上。

于是就发生了最开始的事。

药尘内心受到万点暴击,他默默用力掰筷子,却发现自己掰不动。

本就已经不美丽的心情顿时更加暴躁。

他起身,轻轻哼了一声,甩袖上楼回了房间。留下萧炎有那么一霎的懵。

不过萧炎转念一想也大概知道药尘是为什么才突然生气,无奈的摇摇头,他又忽然笑了。

只是那样的一句话,药尘就生气了(虽然是假的)。只是自己的一句话,药尘的情绪就会受到影响。只是一句话……

萧炎笑的有些虚幻。

真好。

这种情况就像……

就像什么呢?

……他全部的身心都被自己掌控在手里,可以任由自己怎么处置他。

摇曳的欲望就摆在面前,无时无刻不在诠释着诱惑。他是如此渴望着将那个人拉下来,或者自己踏在高峰,总之不论如何,他都得和那个人并肩而立。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