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六)

◎私设多,bug多,巨ooc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萧炎并不觉得自己对药尘的情感有问题,从踏进石室看见药尘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便剧烈跳动着,勃发的意外感情顺着心脏淌进血液,在血脉里循环了一周,最终顽强扎根进而枝繁叶茂——他其实是有些手足无措的。

他是喜欢药尘的,毋庸置疑。

有多喜欢呢?

恨不得将他嚼碎了吞下肚,再不分离。

药尘是他的。

这个认知萧炎很肯定,也很喜欢。

可惜要去那个飞云秘境,不然药尘就会一直待在石室,不会见到其他人,他又不能修炼,便只能依靠自己活着。

只消想一想,萧炎都兴奋的不可自抑。

你说世上千千万万的人,怎么就非他不可了呢?

——因为他是药尘。

无比清醒,无比清楚,执念已成,再难拔除。

那就无需拔除了。

他在那里兀自荡漾,粉衣姑娘又开口了:“师兄你快看,这人的表情好傻!不对,是好荡漾……好想打他是怎么回事?”

萧炎:“……”

他木着脸剜了粉衣姑娘一眼,同样甩袖上了楼。

临江城。

已近初秋,天气愈发的凉,城里却是因为飞云秘境的事闹得红红火火,日日都有外来者四处招摇。

这日,一辆装饰清雅的马车进了城。驾车的是个少年,穿着一身玄衣,弯着眉眼笑容温和。

少年将马车赶到西城的一处院落,利落地跳下车从里面扶出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嘴里说着:“师尊,我们到了。”

正是萧炎和药尘。

药尘撩起兜帽看了一眼这个小院落,颇为满意。

“很好。”药尘拍了拍萧炎的头,彻底摘下兜帽,吐了口气。正要进去,药尘又忽然想起了那些宗门里的人,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他随口问了一句:“那些弟子们的住所在哪儿你知道吗?”

“师尊放心,所有参与这次秘境的门派及各种散修都在东城,离这里很远。”萧炎先他一步推开黑木大门,看都没看门里景象,甩手扔出一个清洁术,又回头哄道:“师尊且等等,很快就好。”

药尘目光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哄孩子都不用这么做吧?

其实他隐约猜到了一些,只是不敢置信,幸好萧炎没有别的动作,给他留下了装鸵鸟的机会。

没办法,萧炎又没有说他喜欢他,万一自己是自作多情呢!到时候……尴尬

药尘坚决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要留下如此污点。

所以他安心把自己放在建筑成的高大围墙里,自娱自乐、自欺欺人。

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对这种事不但没有一点反感,反而还认真的思考过。

“……谢谢。”

咬着下唇发了会儿呆,药尘看着萧炎的眼,说道。

谢你如此精心的照顾。

可不该是我。

何其有幸,碰见一个萧炎。

……

萧炎眼里的浮光迟钝的碎开融在一片墨色里,他深深的看着药尘,忽而又笑了,悠悠道:“师尊又见外了。”他朝药尘俏皮地眨了眨眼,“以后可不要再这么见外了。”

那一瞬药尘以为,他真的天性纯良。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