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七)

◎私设多,bug多,巨ooc

◎内容与原著无关联,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虽然有点俗,敬请笑纳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清凌凌的月挂在天上,洒下朦胧的光,透过窗棂照进了屋内。

药尘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神色变化多端,十分纠结。

他白天是不是说错话了?萧炎的脸色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实际行动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连打小从来就没有点亮察言观色技能的药尘都能看出来,他得多难受。

药尘于是十分纠结要不要去道歉。

心里有一个声音冷冷响起:道歉?为什么要道歉?你是他的师尊,尊师重道、恪守礼训本就是正途,是他先动的心,伤了也是活该!况且这么轻易就被伤了,也是废物一个!

药尘想了想,他自己现在根本不能修炼,岂不是比萧炎还废物?而且自己多大人还跟个孩子计较,不就是道歉么,明天就去。

于是他果断放弃了听这个声音的,决定第二天就去向萧炎申明自己不是看他不爽还是怎么着,只是晕车难受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

打定主意,药尘终于不滚了,他躺平盖好被子,秒睡。

夜色愈发浓重,皎洁的月被漂浮的大片乌云挡住,再不能投下亮光。

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人影迅速闪入。

黑暗里只看见一双眼,似笑非笑,深处似有血光滔天。

来人直直地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药尘默然不语,良久才出声。

“你怎么能这么舒服?”声音微微喑哑,却不难听出是谁。正是药尘要去道歉的正主,萧炎。

“师尊,徒儿夜不能寐时您竟然还能睡这么舒服……徒儿好伤心……”

如果药尘醒着定要喊一声冤枉,不就是表现有些疏远嘛,至于咒他睡不着吗?而且大兄弟你睡不着出去溜达一圈不就行了,别来折腾他啊!

萧炎俯身,一只手垫在药尘颈后微微托起他的头,低首毫不迟疑地准确地啃咬上药尘的唇。真的是咬,没有丝毫的留情。

药尘明显非常难受,他含糊地叫着不要,抖着眼睫就要睁开眼。

萧炎头也没抬,空着的手点在药尘的眉间,灵光一没,药尘的身体不动了。

片刻后,萧炎才直起身子,眼底的血光散了很多,“这算是我收的一点补偿。”

他转身正要离开,又想起什么,再度转过身。他看着床上的药尘,因为修行的缘故,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药尘唇上的惨状。萧炎皱眉,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的留下痕迹啊……”

他掐诀消了那些痕迹,便转身抑郁的走了。

天上的月亮已经跳出了乌云的包围圈,银光再一次的洒满大地。萧炎忽然停住脚步,抬头看着满月,半晌幽幽的喃喃。

“今夜,恐怕彻底不能睡了。”末了抱怨道,“都是废物,留着有什么用啊……还是师尊最好了!”

最后的结论斩钉截铁。

药尘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险些葬身蟒腹,但是他没被吓醒,因为那条蟒变成人了。

风度翩翩,身上一袭玄衣深沉如夜。

看不清脸,只能模糊看见一双眼似笑非笑,眼底是血光滔天。

他这才被吓醒。

一看,天色已大亮。

他愣愣的坐在床上,足足过了半天才回过神。

啊啊啊——他这是梦见了个啥?!蟒变人?人妖?妖人?

药尘悲愤了,他这是做了个什么破梦!

等到萧炎敲门发现没人应声,推门而入时,就看见药尘坐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银发散在身后,有些乱。

“……师尊?”

萧炎觉得,自己碰上这个师尊起,无语的次数直线上升。

听到声响,药尘僵住了。他尴尬的抬头对上萧炎的眼,扯了扯嘴角:“早上好啊。”

萧炎笑着:“早上好!”

半点不提昨天的事。

药尘在他的伺候下洗了漱、穿了衣、用了早饭,然后披上斗篷出了门。

药尘:我总觉得有什么事忘了emmmm……什么事来着?


tbc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