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偃师(楔子~001)

全职同人,架空

友情提示:本文纯属瞎扯淡,人物关系基本胡扯,ooc之严重难以想象

我爱修修( ˘ ³˘)❤






楔子

偃师是门神奇的职业,苏沐秋是这样告诉叶修的。彼时叶某人叼了根草,坐在一块青石上,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分分钟就会睡过去一样。

“阿修!”苏沐秋皱着眉,低低地喊他。

叶修倏地惊醒过来,对上苏沐秋的眼淡定的点了点头:“你说,我在听。”

苏沐秋头疼无比,又要开口,就见叶修猛地窜了出去:“有兔子!”

苏沐秋无言地对着一块石头,脸黑了。

他按了按额角,余光瞥见叶修活泼的身影,又没了怒气。

算了,明天再给他讲吧。

苏·永远推到明天讲·沐秋把掉到前面的头发甩到身后,撸起袖子大喊一声“我来帮你”冲进了“战局”,一番“血战”,终于成功使得兔子跑了。

惨!阿修的午餐没了。

苏沐秋摸摸鼻子,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的叶修。

〔001〕

喻文州接到叶修进城的消息时正在和一群幕僚开会,听到这个消息他冷静的派人去接人,又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这场已经没有了意义的会议。

叶修被人找上时很淡定,他既然来这座城就没想着避开某些人,不过他们的速度倒是够快的。

“文州。”刚一踏入王府,就看到长身玉立站在庭中的青年,风清疏阔,眉眼生花一样地在笑。叶修眯了眯眼,笑着打招呼。

“前辈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喻文州领着他绕过大堂,去了旁边的小厅里。温润如玉的青年半弯着眼眸,声音亦是十分柔和。

“说了多少次不要喊我前辈了,怎么不听话呢!”叶修招来跟在他身后的傀儡,低声吩咐了几句,等到傀儡离开后才懒洋洋的批评了喻文州一句。

他大抵刚从南方回来,说话时仍带着几分软糯,尾音微微挑着,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喻文州眸光微闪,三分笑意揉在嘴角,无辜而顽皮:“可是你从来没说应该叫你什么啊?”

叶修眼都没眨:“随便你啊。”

反正他没告诉过别人真名罒ω罒随便你们怎么喊

叶修和喻文州的相识和话本里讲的过程差不多,就是一人落难的时候另一个人出手相救然后几天相处下来就成了可以互相借钱的朋友关系,然后他陪喻文州回京又认识了一大票朋友。

对于这些朋友,叶修的好感度全部保持在60以上。为什么这么高呢?因为这些朋友太义气了,叶修在京城的那段时间基本就是靠着坑他们度日的——请原谅,他那段时间有点穷——但他们心胸的宽广程度超出了一般人。不仅没生气砍了这个骗吃骗喝骗住的叶修,最后叶修走时还送了叶修一堆东西外加一辆房车,如果不是叶修连连推辞,还打算一人送叶修一个侍卫。被叶修拒绝后改成了车夫。

叶修没拒绝,因为他不会驾车。

然后他出发时被几个车夫吓了一跳,那家伙,互相之间的气氛是剑拔弩张,就跟见了仇人似的。

所以他最后愣是一个没敢用,又跑到市场上雇了个车夫才走的。

那是叶修过的非常舒心的一段日子。

有酒有肉美人相伴,虽然美人性别不对。

回忆完过去的美好时光,叶修默默叹了口气,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那时候忒不要面儿了,良心好痛怎么破?

“你叫铭秋。”喻文州皱眉,心里琢磨了一会儿,眉目舒展开来,“那我叫你阿秋好了。”

叶修一噎,“……随便。”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小厅,喻文州请叶修坐下,又吩咐人准备了茶点,才转头朝叶修笑:“你向来行踪不定,这次来京是有别的事?”

“嗯,一个朋友的妹妹在京里念书,我又闲来无事,就来看她。”叶修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拈着点心往嘴里送,“而且京城五月份不是有个什么群芳展?——是这名吧,好奇顺便看看。”

“呵~”喻文州端着一杯茶,闻言轻笑,“不过歌女舞姬争相卖弄,你也能看的进去。不过那群芳展倒是有不少好玩的事,也难怪你想去。”

他垂首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眼底微微泛冷。

群芳展……呵。

“小侯爷,你不能……”

“……拦住……”

门外传来一阵吵嚷。

叶修凝眉想了想,脸色瞬间变了。他认识的侯爷不多,和喻文州关系很好的,只有一个。

他一拍桌子:“文州我先走一步,不用送了。”

然后从后面的窗子跳了出去。

走了三步不到,被人拦住了。

抬头,对上一张美人脸。

叶修松了口气,“小周,你吓死我了。”

周泽楷竖着食指贴在嘴边示意他不要说话,带着他七拐八拐出了喻文州的府邸。

期间打晕了数十位护卫。

叶修出了王府不禁感慨:“文州这府上的守卫太不称职了,改天我送他几个傀儡,日夜不休的巡视,保证好使。”

府里正在应付黄少天顺便听暗卫报告周泽楷把叶修带走不由感慨自己命运多舛的喻文州打了个喷嚏。

“前辈~”周泽楷牵住他的手晃了晃,眼睛里星光璀璨,“我家,有吃的,去?”

叶修没节操地点头:“去。”他刚刚就吃了几块点心,今天还没吃饭呢!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头顶坚强挺立的呆毛却动了动,把主人出卖的一干二净。

铭秋好可爱好可爱。。。(/~0~)/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