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不渝(十一)

◎私设多,bug多,巨ooc

◎个人超喜欢的穿书修仙文类型,俗

◎苏爽,或者说傻白甜








风格外喧嚣,顺着衣领袖口钻进内里,轻易就能激起一大片鸡皮疙瘩。迎面扑来一团雪,药尘赶忙避开,又将衣领拢紧了些。

药尘也不知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大冷天跑出来在荒凉的街道上溜达晃荡。他虽然不怕冷,但也不想亏待自己,若不是心里的感觉太过强烈,他才不想出门呢。

依着心底的感觉,药尘最后到了一处破烂墙根处。看清面前的景象,药尘下意识皱起了眉。

手拿染血木棍的幼童谨慎地站在角落里,眼神狠戾的好似一匹孤狼。

他的前方趴着两具尸体,药尘扫了一眼,大约是失血过多而死。

听到动静,幼童猛地看向他,墨一样的眸子里没有半点孩童的天真活泼,只有漠然,对万物的漠然,对生命的漠然。

——“我比他们强,所以我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可是不够,我没有师尊强……”

——“师尊你也别怨我,谁让你挡了我的路呢。恕徒儿不孝了~”

——“下次见面……”

……

药尘倏地闭了闭眼,猛然拂袖,声音若泠泠玉响,漫天风雪里冷的叫人发颤:“我名药尘。”

“你与我有缘。”

“我会收你为徒。”

“……只要你不做欺师灭祖之事,我会尽全力护你一世无忧。”

白衣银发的仙人挡在漫天风雪处,眉眼虽然昳丽无双,容色却是寡淡至极。

……

事后回想起来,药尘觉得自己真是胆大,经历了背叛后居然还敢试着相信别人,甚至于大言不惭地说着可笑的承诺。

“赌徒!”风闲知道后扔了一壶最喜欢的清泉酿,摇头痛心疾首,差点拔剑去砍了药尘新收的徒弟。

后来被拦下后仍然愤愤不平,又把珍爱的剑扔到了药尘身上:“二傻子!哼!”

赌徒?真是贴切的标签。

彼时药尘倚着亭上玉栏,笑的花枝乱颤。

这一场即兴而来的豪赌压上了药尘的后半辈子,过程虽然有点起伏,幸好峰回路转待有期,他还是赢了。

而现在药尘只是目光冷淡的看着幼童,他并不认为他会拒绝。如此风雪天气,就算幼童能够在同他人搏斗中勉强活下来,也绝对抗不过恶劣至斯的天气。而同样就算他活了下来,毕竟一个孩子,力量是远远不够护着自己的。

无论何时何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弟子萧炎拜见师尊!”

幼童扔掉木棍,跪在地上就是三个响头。

萧炎……药尘歪了歪头,不错的名字。

他抿唇走过去,扶起萧炎,轻轻揉了揉他的发顶,还是没忍住低声道:“你莫叫我失望。”

——————

这里已经接近了飞云秘境的腹地,秦湖一行人越发提心吊胆。

“秦兄,你看那里——”突然,一个身穿青衣男子轻声道,几人随他的指点看去,都倒吸了口凉气。

“那个人……”

“睡着了?不是吧?!”

“我就想知道谁那么想不开靠在棺材旁睡觉,还是在危机四伏的秘境里的棺材旁。”

其中唯一一名女修幽幽道。

众皆默然。有道理!

秦湖皱眉,举手示意警惕。一行人慢慢靠了过去。

近了才看清那人的情况。凌乱的发掩住了小部分面容,又因为姿势的原因,大半的脸被挡的严严实实,不过综合各方因素来看,对方好像是陷进了幻境里。

秦湖修为最高,自然是他上前查看具体情况。后面的几人便开始交换眼色。

“男的女的?”

“男的!”这是那个女修。

“为什么?”余下的两人眨巴着眼疑惑道。

“看那露出的皮肤,哪个女修比得上。”满脸痴汉,“……不是男人的话就杀了,敢欺骗我的感情。哼!”

两个男修齐齐扶额,这个笨蛋,居然说出口了。

女修一激灵,抬头对上秦湖阴测测的目光,一扁嘴,瞬间哭的梨花带雨,嘴里还喃喃地说着:“娘啊,你在天有灵可一定要看见,秦湖这个男人他欺负女儿……”

“秦!裳!”

秦湖气的拔剑了。两个男修急忙跳到一边,继续聊天看戏。

药尘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惊醒时尚且迷糊着,大脑里莫名多出的一部分记忆模糊不清,让他本来不怎么清明的神智愈发混沌。

“哥,他醒了!”秦裳捧着脑袋坐在一块石头上——反正此地别的没有,石头管够。见药尘醒来,她双眼爆亮,出声喊过正在商量接下来的行程的秦湖。

秦湖走过来,一抱拳,微微颔首示礼。

药尘扶着头坐起半靠在冰棺上,垂着头无语。

“……”秦湖&秦裳和两个男修。

秦湖定了下心神,试探着问了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答复。

于是几人分别对视,都是戚戚然。

完了,他们好像捡到一个傻子。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