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熙华】心术(一)

这篇文首发是在晋江(就发了一章),发完我就后悔了-_-#以后还是就在lofter和贴吧混吧,晋江目前够不着(T_T)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杨敬华靠在墙边,看着窗外的一小块天空,向来没心没肺的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因为涉入护国公谋逆一案锒铛入狱,至今虽然没有下来对他的任何处理,但多半,是活不成了。

“好不甘心……”

杨敬华抱住膝盖,把脸埋在臂弯里,低声道。

他与护国公勉强称得上是忘年之交,也算了解对方。谋逆一事,绝对不是护国公会做的事,定然是有人污蔑。可这次被牵扯进来的人几乎涉及三分之一的朝臣贵族,谁会这么狠?

他想不明白,也懒得想。当务之急是活下去,否则再怎么折腾都是白搭。

“他。”简洁有力的一个字,落地有声一般,乍然响在耳畔。

杨敬华抬起头,只看见一个背影,白发及腰,白底蓝纹的华美长袍裹着修长高挑的身躯。他挠了挠头,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词:美人!

狱卒的声音很快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大人看中了你,还不快出来!”

大人?

看中了我?!

杨敬华愣了一下,本朝确实有将犯人充作奴役然后贩卖到别国或是留府的惯例,但像他这种涉及谋反的鲜少有人挑,无他,没有人愿意平白惹了一身骚。

可现在,居然有人挑中了他?!

他的命居然保住了?!

惊喜过后,便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命保住了又能怎样?查明真相?谁会帮他。

杨敬华苦笑一声,果然性命无忧后人就会想多,连以后都有空考虑了。

他扶着墙站起,长及膝的墨蓝发丝如流水般倾泻,狱中艰苦,仍是顺滑如丝绸。有一缕残阳余光透窗照在其上,隐隐可见微光。

同样墨蓝的瞳孔里刻意收敛了以前的意气,竟显得冰冷漠然。

少年身形初定,面容昳丽,虽沾了尘土,亦不损半分。

狱卒瞧着暗地里便摇头,要不是有人相护,长这么张脸,早有不知多少达官贵人伸手要人了。涉及谋逆?统统是空话!侯门望族的龌龊事谁不知道,都心里门清不宣之口而已。

杨敬华随狱卒七拐八绕地出了天牢,外面正停着一辆马车,青帷遮住了内里景况,车门两角处分别高挂着绢灯,灯身上绘了缠枝青莲,影影绰绰的晃了眼。

瞧着不像寻常官家……杨敬华的步子放的慢了些,竟生出些踌躇之意。

守在车外的健仆取下脚凳,神色恭敬却不容违背地引着杨敬华上了马车,然后扔给狱卒一袋珍珠,低声嘱咐了几句。眼底从始至终都是平淡无波,只是目光看向杨敬华时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车内,杨敬华看着坐在一侧安静翻阅书册的人错愕地睁大了眼。

白发美人抬眼,银灰色的瞳孔里清凌凌一片。修长的手指划过书脊,合上了书。

“过来坐。”同杨敬华清冽的嗓音不同,他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却又颇为通透,两相结合特别之至。

杨敬华艰难回过神摇了摇头:“奴在这里就好。”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位大人如今算是买了他,是充作奴役还是当成货物进行交易都在这人的一念之间,所以要努力刷好感度。即使好感度上不去也没关系,恶感度不上去也行。

白发美人眼神微沉,声音也压低许多,带了点哀伤:“勿要称‘奴’。”

tbc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