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熙华】心术(五)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端木熙脊背紧绷,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等了很久,他屏着呼吸等杨敬华开口,神情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

等到杨敬华没想出什么一二三便起身伸了个懒腰,结果无意中看到端木熙的表情时立刻被唬了一跳。

“端木……大人,你、你怎么了?”

端木熙被惊醒一样,视线在他脸上游走一圈,半垂下眼帘:“无事。”

他停了一下,又抬眼看向开始揉眼睛打哈欠的杨敬华:“以后不要叫大人,直呼我名即可。”

杨敬华困乏的脑子反应了会儿,咧开嘴笑的傻气:“好,好啊……端木~”

端木熙应了一声,见他实在睁不开眼,便轻声哄他回了房。

于是杨敬华就打着哈欠游魂似的飘回了房间,留下端木熙一个人独坐在院子里,滚着银色绣纹的白袍下摆摊在地上,几片落叶掉在上面。

他抬头望了眼天色,万里晴空,正是好时辰。

瞳孔瞬间深不见底。

果然……

“业川,去把书房里那个红色的小盒子拿来。”端木熙侧头吩咐一句,片刻后,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呈上一个颜色鲜红的盒子,行礼后便退下了。

端木熙拿起盒子,没有多加犹疑,折身去了杨敬华的房间。

到了里间便看见某人四仰八叉的睡姿。被子只在肚上盖了一角,双腿耷拉在床沿上,底下的鞋子也是摆的乱七八糟。

端木熙叹气,将人收拾的睡好,才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却是条红绳,上面还系了几个小铃铛。

他握着杨敬华的手腕,悉心给人戴好红绳。迟疑一下,就握着那只腕子坐在床边不动了。

瘦了。

端木熙盯着熟睡的人看久了,心底冒出两个字。

要好好养。

他暗暗下定决心。

手指搭在腕上开始诊脉,半晌呼吸突然急促。

太弱了。

杨敬华的呼吸脉搏都太弱了,几乎同死人没什么分别。好像一晃眼,他就会没了。

端木熙惶恐地想抓紧手里冰凉的腕子,又怕扰了这人清梦,惹了不喜。手指屈伸几下,还是像原先一样虚虚地握着了。

谁会想到万人之上受尽尊崇的端木大人也会有这样患得患失的时候。

所以说人就是不识好歹,失去过才会长记性。

不是有句话叫“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么?同这个道理或许是差不多的。

·

杨敬华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做了些稀奇古怪的梦,最后生生被吓醒了。

看了眼天色,夜幕深沉。

时间正好。

他支起上半身正要下床,却不防腰间一软,整个人连被子一起滚到了地上。

何等神奇的操作。

杨敬华愣了几秒,迷糊的脑袋清醒一些,脸黑成了锅底。

趁没人看到赶紧爬了起来,期间手腕上的铃铛不停晃动着,竟是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而杨敬华也像没看到一样,迅速穿好衣服冲出了门。

“你去哪儿?”正当他已成功到达庄园大门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

杨敬华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一手执着绘有缠枝青莲纸灯一手笼在袖里的端木熙,尴尬的笑了笑。

想他白日里为了今晚特意“养精蓄锐”,却没想到……

“若我没记错,今夜可是集会?”

端木熙挑高了尾音,见杨敬华一脸的可怜兮兮,差点没绷住。

杨敬华视死如归地点头。他原先在护国公府一年难得出几次门,只有集会或是过节时才能偷偷溜出去玩……养成习惯了。

“我与你同去。”端木熙上前牵起他的一只手,又接上还没说完的话,“否则就别出去了。”

杨敬华张开的嘴闭上了,他笑着点头,表示自己非常赞同。

这国师真欠揍……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