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熙华】心术(六)

灵契同人,古风架空向

ooc慎入




长街两旁挂着各色灯笼,灯身上绘了美人图,指尖一拨,那美人就随着旋转的纸灯开始翩然起舞,煞是神奇。

端木熙瞥了眼杨敬华,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张满怀激动的脸。

然而他循着杨敬华专注的目光看去,只看到各种卖小吃零嘴的地方,藏在为数不多的阴影里。于是又好笑又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

那些东西厨娘又不是不会做,平时也没见他吃多少,怎么见了外面的恨不得扑上去?

“倒是热闹。”发现杨敬华没有收到自己的眼神,端木熙清咳一声,笑道。

杨敬华将自己垂涎欲滴的神色摆正,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给人介绍道:“集会就是图个热闹嘛。现在算好的了,等压轴戏上来,啧,比战场还乱。”

“压轴戏?”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运气向来不好,没见过。”

端木熙莞尔,拉住跳脱之人的手:“我的运气向来不错,借你点。”

他话音刚落,杨敬华“哎呦”一声,却是被人撞了个正着,力度之大,竟是让两人的手挣脱开来。

杨敬华顾不得吐槽端木熙这“不错”的运气,眼见他和端木熙被人流冲的已经差了三四米的距离,心里一慌,想追上去却被人牢牢抓住胳膊。

“不许走!”抓住他的人就是撞了他的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穿的光鲜亮丽,相貌堂堂,眼神却单纯无垢。

是个傻子?或是,疯子?

周围的人群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圈子,恰好将两个人围在一起,端得看好戏的样子。杨敬华举目四望,见端木熙已经到了近前,松了口气。

“呦,这不是城西徐家的大少爷么?”

围观人群里突然有个大汉喊了一嗓子。继这一句后,陆陆续续有人说道。

“不错,正是那徐家大少爷。不过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徐家没人跟着他么?”有人疑惑。

“徐家家主去世后,徐二少爷便成了徐家掌家之人。看他这打扮,徐二少爷倒没有苛责于他……”有人感慨。

“一个疯子,能从城西跑到城北……”有人觉得好笑。

……

杨敬华上下打量着这个抱住自己胳膊不放的男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个疯子,看不出一点疯癫的迹象。倒像个傻子……杨敬华嘴角突然抽了抽,不是,他想这些做什么,和他又没关系。

“城西徐家……”正乱想,身后传来端木熙的声音,一只手也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没有用多大的力,杨敬华却觉得心安。

他转头去看端木熙,见对方沉吟,便当抱着自己胳膊的徐大少爷不存在,好奇地低声问道:“徐家怎么了?”

端木熙抬眼看了眼徐大少爷,朝杨敬华点了点头:“随我来。”

围观的人群见没了乐趣,便散了开来。三人逆着人流走,本来杨敬华以为会和人东挤西推,没想到端木熙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三人和人群好像隔着一层屏障,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了集市。

到了一处僻静小巷,端木熙停下步子。杨敬华带着死不撒手的徐大少爷也停下脚步,两个人都看向端木熙。

“端木……那个徐家到底怎么了?”

“徐家家主——前任家主,和护国公有姻亲联系。护国公发妻亡故后不到两年便娶了当时的徐家大小姐徐梦娇做续弦,两人相敬如宾,在当年可是一桩美谈。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端木熙眉目淡淡地叙述着。

一树梨花压海棠,确是美事,只是可笑至极。

徐家家主刚刚上位,为牢固地位,忙不迭地送自己的女儿入了护国公府,殊不知当时徐梦娇已有心上人。“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徐梦娇入国公府后郁郁寡欢,身体日渐衰弱,却生生撑了十年方才溘然长逝。

为什么?

无非一个“孝”字顶天,不忍父亲的苦苦哀求,才逼自己生不如死的活了十年。

“徐梦娇死后,徐家主陆陆续续送了不少旁系女子进护国公府,除了两三个被陆垩收下,其余都被老国公婉拒。”

“这徐家这么厉害的吗?徐梦娇入国公府勉强可以理解,但之后为什么还敢往国公府送人?”杨敬华难以理解。

“谁知道呢?”端木熙勾着嘴角讽刺地笑,话锋一转,看向徐大少爷,“他应该是徐梦娇的弟弟,徐梦涵。”

他凝眉思索片刻,“先带他回庄园,明天让业川送他回徐家。”

“好吧。”杨敬华抖了抖胳膊,将徐梦涵的眼睛从端木熙身上拽回来,认真说道,“明天我们送你回家,听话。”

徐梦涵歪着头看他,乖乖点头。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