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歧

【炎尘】帝师(序)

*ooc慎入

*架空背景,bug贼多

*狗血设定:韬光养晦质子✘心狠手辣老师

黑化必不可少,但结局he是绝对的

*人物形象参考漫画,有改动

*不出意外应该有修仙,毕竟我只会这一种








被放弃了。

萧炎抱着两个哥哥一起雕刻的小木偶,随着天启国的使臣一路颠簸来到天枢国。起先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天枢国的皇上随意摆了摆手,道:“就将他安顿在简宁府吧。”

态度就像对一只小猫小狗。

他迎着天枢皇亲国戚贵胄朝臣的轻慢目光,看着身侧使臣攥紧了拳不发一语,才迟钝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一年前因为漳州之事,两国开战。天启战败,割让虎滩关以北的地方,送了无数金银财宝以及美人给天枢想要求和。

终于天枢松口说只要再遣送一位质子过去,他们就退兵。

啊,因为他的年幼软弱,天启群臣进谏,他的父皇被迫送他来天枢作为质子以表诚意,换来天枢承诺十年内与天启和平共处。

这么一想他还挺有用。

身侧的使臣暗中拽他:“殿下,快谢恩。”

萧炎反应了一下,黝黑的眼珠像是无底深渊,难以折射出光亮。他跪下,顿了顿,低声谢了恩。


简宁府离皇城十几里,说是府,却比外城的贫民区还要破旧。唯一让萧炎惊喜的是,自己的卧房窗外竟然栽着一棵桃树,零零星星的开着几朵花,

使臣走时给他留了几个伺候的奴才,都是手脚麻利的,半天的功夫就把整个简宁府拾掇了一遍,好歹是能住人了。

夜里萧炎从床板上爬起来,推开窗,月光温柔的洒进房间。

“堂堂大国,连个床垫被子都不给……”

他对着桃树吐槽床板的坚硬,吐槽天枢的小气,说够了正要关窗时,突然瞥见一道白色的身影。

于是他停下了动作直愣愣的看去,但对方好像没意识到他在看他,只是抓着树干面色铁青。

“就你事多,我在树上住了这么久都不嫌,你嫌个屁啊——半夜不睡觉,来打扰别人睡觉,一看就是皮松!……”

月光从他的身体里毫无阻碍地透过,萧炎睁大了眼,是鬼?

萧炎情不自禁地努力探出头,朝对方喊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于是他看见对方被他吓得掉下了树,半晌才飘起来。

“你能看到我!?”

对方凑到窗边,萧炎这才看清他的脸,年幼无知的脑袋里就冒出了漂亮两个字。

他乖乖的点头,“你好。”

“呵~你不怕我?”

霎时间,平地起狂风,呜呜声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鬼泣。乌云盖月,天昏地暗里白衣人便分外耀眼。

萧炎扬着笑脸,刻意放软的声音甜如蜜糖,“不怕,哥哥不会害我。”

对方噗嗤笑出了声,风止月出,小鬼避退。

“小子有趣……我叫药尘。”

萧炎笑容大了些,“我叫萧炎。”



tbc.



评论(2)

热度(43)